工業互聯不是風口,智能制造才是
發布日期:2019-11-15        



上個世紀美國政府提出智能制造,希望借助此舉改造傳統工業并啟動新產業。

 

 

 

但智能制造藍圖雖好,至今卻無法普及,制約因素在于缺少一個跨平臺、跨領域、統一的工業大數據平臺。雖然企業有著強烈的智能制造轉型需求,實現難度卻很大。

 

直到2012年GE提出工業互聯網,這種平臺技術突破了大數據的制約,完全符合智能制造未來的發展路徑,短短幾年之間成為全球風口,而美國更是希望借此機會重塑世界工業格局。

 

數字化工業,似乎正在出現令人期待的局面。但這幾年的實踐中,工業互聯網的落地卻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GE等工業巨頭出于盈利考慮甚至開始剝離、出售工業互聯網相關業務,國內大量企業的上云意愿也不高。工業互聯網在邁向數字化的階段,出現了瓶頸。

 

工業互聯能為智能制造帶來什么?到底是什么制約了這種變化的發生?

 

向內優化、向外拓展

 

其實在未萬物互聯之前,一家制造企業內部擁有兩個涇渭分明的世界:一個是生產制造端的實體世界,這個世界里充斥著機器、設備以及工業現場總線網絡,嵌入式RTOS作業平臺,I/O控制模塊等等;另外一個則是虛擬的世界,包括了互聯網、無線通訊、大數據采集和人機交互等。

 

而通過IT、OT和CT的互聯融合,將工廠的設備、控制器等連接到虛擬的云端之中,以便把工廠現場所取得的各種數據,借助物聯網的網關的傳譯功能,串聯起虛擬和現實兩個世界,透過網絡上傳到云端的數據中心,執行大數據分析,據此提高生產效率,提高制造企業的運營效能,最終實現工業互聯網IIoT。

 

縱觀當前國內制造企業信息化狀況,WMS、EPS、ERP等各種系統其實并不難見,但每一套系統就像一個煙囪或孤島一樣,存在于企業內部,由于沒有統一,企業往往很難快速去得到某個具體的信息。

 

賽迪華南制造創新中心副總耿強表示,“假如產品出現問題,那么從倉儲到產線到原材料乃至到最開始的研發,這種產品的質量追溯就是工業互聯的一個巨大應用,現有的WMS、EPS、ERP各種數據不對稱,則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成本。”

 

更進一步對于企業來講,規范產品質量一定意義上可以規范企業架構,也就是說工業互聯甚至可以解決一些業務沉淀問題。

 

賓通智能CEO龔超慧表示:“在實際的產線應用上,現如今的制造業越來越呈現出柔性制造的趨勢,訂單表現為小批量、多批次,企業很難進行整廠自動化改造,可以通過工業互聯網將各種自動化設備、信息端口連接起來,達到一種智能排程應用,這就是工業互聯的一大應用。”

 

除了面對企業內部的優化流程,對外工業互聯網通過平臺數據,延伸到生產制造的前端和后端,將供應鏈管理和企業的商務管理及客戶關系系統的進一步的融合分析,打通企業外部的價值鏈,實現產品、生產、銷售和服務創新,實現智能制造之外實現企業的外部價值。

 

例如工業互聯網可以通過大數據來分析、得到某些個性化的需求,進一步對整個產線進行合理的、柔性化的生產改造;通過傳感器、RTID等工業互聯網的工具打通售后領域,延伸到服務領域,把有形的產品與無形的服務結合在一起以滿足客戶的特殊需要。

 

博澤亞洲物流規劃經理章永輝表示:“汽車零部件的供應鏈環節眾多,涉及大量供應商、客戶及公司內部環節,包含大量的實物流和信息流,所以物流自動化必定與智能化相輔相成,實現供應鏈整體的自動化和智能化。”

 

按部就班的發展與垂直領域的賦能

 

詭異的是,工業互聯網如火如荼,但熟悉工業現場的業內人士卻都很冷靜。

 

首先信息化后才能智能化但其實中國自動化還沒走完。海康機器人華南總經理陳少俊表示:“以倉儲物流為例,我國自動化倉儲物流系統在一些規模較大、自動化水平較高的行業中已經得到了應用,如煙草、醫藥、汽車等行業,其倉儲自動化普及率均達到了40%左右,遠高于國內平均的20%。而對比發達國家80%自動化倉儲普及率,確是遠遠不及。”

 

《中國制造信息化指數》研究指出,中國制造業總體水平在工業2.0到工業3.0之間參差不齊。舉個例子,華為作為中國最好的制造業公司之一處在工業3.0階段,作為德國自動化標桿的西門子安貝格工廠處在工業3.5階段。

 

而從工控細分領域的普及率來看,核心工業軟件普及率ERP最高,達到69.7%;制造執行類軟件應用程度較低,MES普及率僅為23.3%,綜合來看,自動化、信息化還未普及,智能化為時尚早。

 

其次工業場景與商業場景存在巨大差異,業內人士表示:“工業現場對智能產線的首要要求是穩定可靠。IT只是實現智能化的工具,Know-How仍然是在工業本身,每個垂直的工業行業都有它們的應用Know-How,這些都是工業界人士積累了數十年的寶貴經驗。”

 

如何賦能到具體的垂直行業,將是未來幾年工業互聯網的重中之重。其實從近期的融資事件來看,有著垂直領域明確思路與案例的初創企業更能得到資本青睞。

 

例如聚焦企業安全的長揚科技;面向機器人焊接和機加工等領域的展灣科技;聚焦于醫藥行業的明度智慧等等。

 

 

 

工業互聯網與智能制造從表面論述看各有側重,一個側重于工業服務,一個側重于工業制造,但究其本質都是實現智能制造與智能服務,具體就是個性化定制及服務延伸化。

 

兩者更是相輔相成,一方面,智能制造是工業互聯網的底層支撐,為實現工業互聯網的機器互聯目標提供工業機器人、儀器儀表等設備服務;另一方面,工業互聯網包含的包括物聯網、互聯網、云計算與大數據、人工智能在內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可以進一步發揮工業裝備、工藝和材料潛能,促進裝備的智能化升級。

 

工業機器人因效率高、安全系數高等特點,更是成為工業互聯網的主要底層設備之一。高工機器人研究所所長盧彰緣表示:“雖然目前工業機器人的產銷出現隨著下降,但是國家供給側改革政策的推動下,未來工業領域的需求將不斷復蘇。”

 

“企業需要進行工業轉型,智能制造便是下一個工業制造的風口。而工業互聯網則是實現智能制造的關鍵基礎設施。”


來源:中國儀表網
點擊查看網絡原文>>

版權所有@ 北京市電子科技情報研究所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3025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北河沿大街79號  郵編:100009  Email:[email protected]

在線人數:428

當日訪問計數:2167

累計訪問計數:52735536

竞彩足球总进球